wb锁定季后赛胜者组,花楼多次套路ksg战队,网友:太可惜了

2022-08-09 01:28:32 文章来源:网络

WB战队在败给狼队之后,选手状态也有了一小段的低迷。与KSG战队交手的过程中,一度闻到了零封的味道。好在WB六人组及时调整,以一波让二追三的惊天大逆转,拿到了S组第三个胜场积分,暂列S组**名。

WB3-2KSG战队,这一波让二追三,可谓是绝处逢生。目前的WB战队以三胜的成绩位列S组**名,但是由于存在极端情况,所以暂时还不能确定锁定季后赛胜者组。KPL官方需要严谨,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相信对于观众而言,WB本质上锁定季后赛胜者组已经是十之八九了。从WB战队的让二追三,我们也能看出他们状态极其不稳定,这也是输给狼队的一大原因。其次还有观众们调侃花卷是WB的突破口,以及常规赛战神梓墨还未在季后赛就开始软脚了。虽然后面找回了面子,但是如果打季后赛的话,难免会成为突破口。

BW战队能够完成让二追三,其实大部分的功劳应该归咎在花楼的身上。因为单从BP上来看,花楼多次套路了KSG战队主教练点点。前两局WB拿到了多个T0的英**,后三局KSG战队的BP还能被花楼压制,还是比较离谱的。比如WB拿到了大乔搭配老夫子,KSG战队放弃了西施而选择周瑜。以及**后一局的三净化,直接限制了一曲西施和小玖后羿的发挥。花楼就和梓墨一样,贵是有贵的道理。比如啊泽冲上S组之后马超未尝一胜,也说明了只能当保镖,而不是当核心。

KSG战队从B组冲上了S组,对手不断地变化,但是**不变的就是喜欢打满BO5。正是因为总是场场打满,所以有网友调侃说:“KSG战队的选手工资是以场次结算的吧?”看看和狼队的交手,先是0-2落后,**后让二追二,然后决胜局失败。和WB战队交手,2-0开局,然后被WB战队让二追三成功。KSG战队的这种情况在A/B组也十分明显,可能是五位选手磨合的**个赛季,导致一直磨合一直成长,仿佛需要依靠场次来提升经验。但本质上也说明了,KSG战队的整体水平好像也就在这里了。只能说决胜局输给狼队以及WB战队,对于KSG战队太可惜了,因为这意味着季后赛胜者组渐行渐远了。

旺多姆,一座拥有近十万人口的海港城市,是星光大陆上的一颗璀璨明珠。

这座坐落在尘泥湿地平原上的城市得到了神眷,她面朝拥有‘黄金之路’**称的白浪海峡,拥有天然的深水港,全世界百分之四十的海上贸易都要经过这个城市。

这为旺多姆带来了无尽的**富,也让旺多姆城的主人普瑞摩王室成为这个世界上**富有的家族,没有之一,而旺多姆本身,在古希伯来语中的意思就是‘用金子打造的城市’

在这个富饶的城市中,你能穿上从遥远的东部大陆跨越无尽之海运过来的滑润丝绸衣服,能用上北方严寒极地的鲸鱼油,能装备由深藏于**山洞穴中的矮人打造的神兵利器,甚至能在黑市上买到来自大陆各族的**丽**奴!

在这里,你能得到一切,你能享受一切,但前提是:你兜里得有金币。

很不幸地,我们的主角,一个从小就被遗弃,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纺织**工肚子里爬出来的孤儿—罗林,兜里没有金币,在他十五年的生命中,压根就没见过那黄色的玩意儿。

他现在所有**产只有二十枚银币,这笔‘巨款’正被他紧紧地握在手心里,捏得太紧了,汗津津的。

为了凑起这笔钱,罗林(准确的说应该是以前那个罗林,现在已经不是了,至少灵魂不是)出售了他**的不动产—他的**父,落魄的老兵,酒鬼阿姆斯留给他的**住处,一栋破旧地和露天几乎没区别的木屋,又以自己的自由为抵押,从旧城区里专门放高利贷的盗贼头子马尔福那里借来了高利贷,倾家荡产还不足,还赔上了自己后半生的一切。

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他的**父病的快**了,多年酗酒的颓废生活彻底毁了他的身体,廉价草药方剂对他已经彻底无效了,就算是缓解病痛都不能,只有神殿牧师的神术能救他。

现在,怀揣‘巨款’的罗林就在旧城区赫利恩教堂外面,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。

要是在前一刻,罗林**不会有这种犹豫的,他肯定会拼尽一切地去救他的**父,因为那是他**的亲人。但现在,他已经不是原来的罗林,他的灵魂来自于另一个世界,一个叫地球的地方。

在那里,现在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叫《上古诸神》的超大型全息**。

在前一刻,他使用的角色还是一个等级高达41,晋升传奇之境的强大武士,他正在为炼制‘屠龙之力’药剂而在危险的月栖沼泽中四处采集草药,但在下一刻,在穿越了一个黑暗他就成了这么一个瘦弱无比,几乎是皮****头的少年。

刚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,罗林甚至以为自己还在**里,身周的诡异状态只是因为**出BUG了。

但之后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周围环境所展现出来的远超地球**科技,**难辨的细节,脑海里属于原来罗林的记忆都在提醒他,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,他应该是穿越了,他的灵魂穿越到一个类似《上古诸神》**的世界里。

否则,他作为有十年**生涯的资深老玩家,不可能会找不到‘退出**’的这个按钮的。

意识到这一点后,罗林有些难以接受,但很快他就想明白了,不管他接受不接受,事情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,既然他现在还算是活着,那么愤怒和恐慌都不能解决问题,只能理**地面对。

“牺牲自己的一切去救**父,这身体的原主人倒是有情有义的人。”罗林暗想,如果这个**父真是个好人,那他也没什么犹豫,他肯定会去完成这个少年的遗愿去救人。

但问题是,这个叫阿姆斯的酒鬼是个彻头彻尾的老混蛋,诚然,是他将罗林**大的,但只**到了十岁,后面五年,事情就倒了过来。

老酒鬼阿姆斯被一个**人**光了钱,他彻底消沉了,整天酗酒,没事还动手打人,更关键的是,这些年,他的酒钱,饭钱,衣服,一切的花销全是罗林在码头打零工赚来的,这老家伙全靠一个小孩**着,被**了足足六年!

在现在这个罗林看来,再重的恩情,这么还了六年也够了,这个老混蛋不值得少年搭上自己后半辈子的自由。

因为如果用这笔钱去找牧师救人,那么他肯定还不上高利贷,那么就得沦为马尔福的奴隶,失去一切。

罗林想要掉头离开,任由这个名义上的**父自生自灭,但是他的脑子里有一个无比强烈的念头一直在呼喊。

‘救他,救他,救救阿姆斯。’少年的执念在罗林的脑袋里面回想,无比强烈,即使附身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依旧没有消散。

也正是这个念头,在这一个小时内不断催促着罗林,让他走到了教堂门口,让他始终无法**着心肠转身离去。

纠结了好一会儿,罗林叹了口气,**终还是迈步走进了赫利恩教堂。

不得不说,这个世界和《上古诸神》**真的相似到了极点,比如这个教堂吧,它在**中也是存在的,只不过没有这么真实而已。

“不管怎么说,我都占了你的身体,既然这是你的遗愿,我帮你完成吧。”罗林在心中说道。至于之后的高利贷,他一个大活人还能被这点事逼**?总会有解决办法的。

说也奇怪,他一做出决定,脑子里的那个执念就平息了许多。

进了教堂,罗林看到了一个牧师,等看到他的脸的时候,脑子里就浮现出少年关于这个人的所有记忆:‘康沃德,一个尊贵的牧师。’

罗林小小吃了一惊,因为他认识这个康沃德,准确地说,他记得这个名字!曾经在**里,他还做过关于康沃得牧师的一条任务线。

在任务的一开始,康沃德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低阶牧师,有些上等人的自大,还贪钱,但在兽人入侵狂潮中,这个康沃德历经九**一生从被毁灭的旺多姆中逃了出去,顺带着还救出了上百个平民,他整个人就在这一次逃亡中浴火重生了。

再然后,康沃德加入了军队,成了战斗牧师,在一系列好运和天赋的支持下,当罗林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的那一刻,这家伙已经晋升成了全世界有数的圣光大主教,成为是对抗毁灭军团的一个举足轻重的领袖级人物!

罗林没想到会在这碰见他……等等,兽人入侵?毁灭军团的前锋?旺多姆被毁灭?

罗林脑子里接连不断地浮现出《上古诸神》中的历史,一时间呆住了。

他穿越的时间点好像有点微妙啊,原本已经被兽人毁灭的旺多姆竟然还在眼前,康沃德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低阶牧师……等等,他必须要确定一下,这个康沃德是不是和**中一样的**格。

如果他们**格一致,那是不是代表着,**中发生的一切,这里也会发生呢?想到兽人如海啸一般席卷而来,所过之处,寸草不生的可怕场景,罗林忍不住心中一寒。

但愿……但愿这里不是多灾多难的上古诸神世界。

这时,康沃德也发现了罗林,他走上来,淡淡地说道:“嘿,小家伙,今天可不是恩济日,教堂不施舍米粥。”

果然还是有点傲慢,他将衣衫破旧的罗林当作了前来寻求施舍的流浪汉了。

罗林走上前,低声祈求:“牧师,我是来找您救人的。您行行好,救救我的**父吧,他病的很重。”

瘦弱矮小的少年神态很卑微,语气也很急促,但康沃德总感觉这个少年其实并不如表面那么焦急,而且好像还在**观察他。

这或许是错觉吧,这么一个小家伙能有什么心机呢。

康沃德身材比较高大,此刻他俯视着罗林,平静地道:“虽然神是仁慈的,但神术非常珍贵,只有足够虔诚的信徒才能享有神术。”

这就是要钱了,教堂牧师释放一个基础神术进行治疗,**少要缴纳二十枚银币,这也是罗林凑钱的原因。

罗林敏锐地察觉到康沃德眼中流露出的不耐烦,显然康沃德不觉得罗林能出得起这笔钱,这家伙的表现和罗林曾经在**的经历的惊人的相似。

“真是可怕呀。”罗林暗叹,越相似,越说明其他的历史可能会重演。

从少年的记忆中,罗林知道今年是神圣纪元1158年,而兽人开始入侵的时间则是1159年,就是明年的事。

罗林感觉了下自己瘦弱的身体,身高还行,但实在是太瘦,就和竹竿一样,这和他在**中那个强**地和铁塔一样的传奇战士完全是两个极端。

**里,作为职业玩家的他进入**的时间虽然晚了一些错过了先机,但他的**天赋真的很不错,在到这里的前一刻,他已经冲入了传奇战士的境界,成为了高端玩家的一员,但现在这些全没了,他引以为豪的身体属**,传奇武器,还有各种各样的战技,甚至是他已经练到了宗师级的炼金术,全都没有了。

而没有了力量,他凭什么在兽人狂潮中存活?

“只希望历史不要重演。”罗林心中暗叹,尽管他自己没什么信心,因为这个世界和**实在是太像了,连细节都能对上。

罗林在出神,却被康沃德看作是没钱的表现。

他上下打量了下少年满是补丁,显得明显宽大的破旧衣服,眼中的不耐烦变成了厌恶,他讨厌衣衫不整的人,因为他们兜里**多只会装上几个铜子,更多的时候则只装着跳蚤,这些穷鬼每次来教堂,都是来求他发善心的。

实际上,这个少年他也是认识的,酒鬼阿姆斯的**子罗林,就凭阿姆斯那德行,肯定没钱。

“罗林,神术来自神赐,非常地珍贵,数目也是有限的,我今天的神术已经用……好吧,仁慈的神肯定是被你的情义给感动了,我我今天的神术恰好还剩下一个,这就跟你走一趟吧。”康沃德话风突然一转,一只手熟练地将少年递过来的银币收回了钱袋。

既然对方给了钱,大家都是街坊邻居,他愿意跟他走一趟。

罗林脸上出现喜色,不过康沃德觉得这喜悦仍旧有点假,好像是装出来的,不过他没去多想,一个酒鬼的**子不值得他动脑子。

接下来,罗林立即在前面带路,康沃德跟在他身后。

两人从教堂出来,经过了繁忙的码头,进入码头工人聚集的贫民窟,**后到达了到达了**角落的流浪汉收容所。

牧师一路跟着,眉头皱的**紧,手也掩着鼻子,防止熏人的臭气钻进他的鼻字,他瓮声瓮气地道:“罗林,你怎么住到收容所里来了?”

阿姆斯年轻的时候曾经是旺多姆的守卫,当时过得挺风光的,成了酒鬼之后虽然很颓废,但他应该还是有一栋小木屋的,虽然很破很破。

“木屋被我卖了。”罗林应了一声。

“哦。”牧师有些意外地应了声,随即明白对方卖了木屋是为了筹钱给阿姆斯治病,他忽然觉得钱袋里的银币有些烫手,不过再烫手也是银币,他宁愿手被烫伤,也不愿意让这些小可爱们离开他的口袋。

罗林首先进了收容所,牧师在后面迟疑了一会儿,但还是跟了进去,他已经收了钱,这回就当做善事吧。

一进收容所,罗林就怔住了,同时努力地不让自己心中的喜悦流露在脸上。

他看到,在房间的一角,他的**父阿姆斯歪倒在**边,身体扭曲而僵**,他的眼睛大睁着,垂在一旁的手边滚落着一个劣质酒瓶,地上到处是泼溅的酒水。

这老家伙已经自己挂掉了,正好帮他省了一笔钱,他不用去为高利贷的事挂心了。

“阿姆斯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,他发了疯一般喝酒,大家都劝不住他。”收容所里住着的一个老头叹道。

牧师忍着心中的厌恶走上,手指搭在阿姆斯脖子上感觉了下,然后对一旁沉默无言的少年道:“我们来晚了一步,他已经走了。”

罗林点了点头,长长叹了口气,心中一片平静,身体原主人的执念也没有出现,看来他已经彻底消散了。

一切都结束了,他解脱了。

罗林准备把钱从康沃德手里要回来,即使不能全部要回来,要回一部分也是好的,那可是他的卖身钱。

“孩子,不要悲伤。你的**父自己选择了这条路,你能做的都已经做了,没人能比你做的更好。”牧师康沃德淡淡地安慰了一句。

说着,他的手上闪现出了一团柔和的光芒,这是神术,这光芒没有照射在已**的阿姆斯身上,而是落在了少年瘦弱的身体中,没了进去。。

罗林脸上出现一丝惊诧。

康沃德误解了他的意思,解释道:“阿姆斯酗酒而亡,这是**,是对主恩赐的身体的亵渎,所以他不配拥有神的荣光。你天生体弱,愿这缕圣光祝福你健康成长。”

做完这一切,康沃德再不愿在这又脏又臭的收容所呆下去,转身疾步离去,走出收容所后,再摸了摸钱袋,觉得里面的银币已经不那么烫手了。

罗林只剩苦笑,这个康沃德牧师还是一样的爱**,进他兜里的钱就从来没有出来过的,对他的擅自行动他也并不感到多么惊讶,他吃惊的是这个神术对它身体的作用效果。

就在神术进入他身体的一瞬间,在他脑袋里,有一行迥异于这个世界的信息流淌过去。

“智脑已激活,智脑发生未知故障……故障已排除,确定已经成功进入《上古诸神》平行宇宙。检测到宿主,开始传输预定设置……传输成功。”

“获得初级治疗术,身体得到圣光能量滋**,活力+1。”

“开启天赋:战神!”

上一篇:哈啤冰山空降!南宁这个好去处越*越热闹!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安庆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