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杠坡战斗中,与队伍失散的红军*成立地下党支部

2022-05-14 04:30:31 文章来源:网络

来源:**军网-解放军报

青杠坡的火种

■魏永刚

在黔西北连绵的大山里,青杠坡并不显眼。这里沟不深,山也不算高,不过是赤水河畔的土城镇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。因为红军在这里战斗过,这座小山坡就走进了历史。

这次战斗发生在1935年1月28日,红军与尾追之敌在此交战,虽予敌重创,但未能全歼。此时,敌人后续部队迅速增援上来,对红军侧背发起了攻击。中革军委果断决定,立即撤出战斗。红军连**渡过赤水河,揭开了“四渡赤水”的序章。

但也有一些红军因伤病留在这片山坡,书写着另一种人生。我的思索,就从这些与队伍失散的红军开始。

何木林是红三军团第五师的一个班长。他左腿受伤,失血过多,昏倒在青杠坡。战友们都以为他牺牲了。战斗结束的第二天,他被冰冷的雨水浇醒,挣扎着爬起来,正好遇到两个上山的小孩。

两个小孩回去告诉了父母,天黑以后,孩子的父亲找到山上,把何木林背到附近山洞里掩护了起来。这位从江西会昌参加红军、又跟随长征队伍走过好几个省的红军战士得救了。

何木林活了下来,已属万幸,但要谋一份生活,并不容易。面对敌人的严密搜查,何木林知道自己说一口江西话,容易被认出是红军,只好装作聋哑,用手比划着在附近村庄打零工。这样有口不能说的日子,他过了十多年,一直到1949年县城解放。

今天的土城,建立了四渡赤水纪念馆,保留了许多红军战斗、生活的旧址,人来人往,十分热闹。那次,我在土城只小住两日。在晨曦微露、山风吹拂、万籁俱静的时候,我独自走上那条石板老街,心中想象着:当年那些红军失散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乡僻壤,会经历怎样的孤寂和困苦?

**革命的史册中,不乏这样令人动容的苦风凄雨的篇章。但更让我们的情感泛起波澜的是先辈对待苦难的那份姿态。

宋加通是另一位在青杠坡战斗中因受伤掉队的红军。一位老人把他藏起来,用土法为他疗伤,宋加通才渐渐好起来。身体刚刚**,他听说几十里外有一个淋滩村,也有几个与队伍失散的红军。宋加通拖着虚弱的身体,步行几十里路,找到这个村庄。

那时,部队已经走远,但宋加通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、一名革命军人。到了淋滩村后,他找到这些失散的党员,**成立地下党支部。

今天,淋滩村的宋家老屋前面,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:贵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宋加通和那几位失散的红军就是在这里成立了**党支部。直到1938年,他们才找到上级组织。

何木林在困苦中展现出红军战士的情怀,宋加通在艰难中保持了共产党员的本色。

20世纪50年代,何木林被认定为红军,政府每年发给他一笔生活补贴。在当时,这项补贴比他一年的工资**还高。然而,一直到1979年他去世前,老人从来没有领过这笔钱!

今天的人们总在问“为什么”,何木林老人的家人回忆,老人常说的一句话是:我能多活这么几十年,已经比战友们幸运多了。

新**成立之后,何木林和村里人一样在土改中分到街上的一处房子。但是,他的5个子**,有3个夭折,家里人口不多。当时他见有的邻居家里孩子多,住房紧张,便把自家的房子让给了邻居,自己带着家人搬到村边一处小房子居住。

后来,当地政府有意照顾,准备把何木林的儿子,安排到市里的机关工作。何木林得知后阻止了,他的理由是:红军后代,要工作也不能坐办公室享福,得到艰苦岗位上和老百姓一起吃苦。就这样,他的儿子选择到遥远的息烽县一个煤矿工作,一干就是一辈子!

何木林去世的时候,留下遗嘱:**后要埋到青杠坡,和战友们永远在一起。

情到深处苦亦甜。何木林对青杠坡生**难忘,而宋加通则把一腔深情寄托在赤水河边的柚子林里。

20世纪80年代,宋加通回江西老家探亲,见到当地蜜柚又大又甜。这引起宋加通的思索:这柚子能不能在赤水河边生长?淋滩村的老百姓是不是也能通过卖柚子增加一份**?

临行前,他**选了几株幼苗。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的路线,辗转千里,宋加通把幼苗带到了淋滩村。他先在自家院子外头试种。没有想到,这柚子树到赤水河边也枝繁叶茂、果实累累。村里人纷纷来移栽,种柚子的农户在淋滩村渐渐多起来。淋滩村如今有三百多亩柚子林,人们取名“红军柚”。前几年,淋滩村脱贫摘帽。村支书说,柚子产业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何木林与部队失散后,在一个陌生地方谋生活,十多年不能开口说话。但是,他并不认为自己苦。生活安定下来,他有了补贴却不去领,他想到的是**,想到的是比自己更困难的**众。

何木林让我们理解了什么是红军战士,宋加通则让我们想到另一句话:共产党员就像一粒种子。

宋加通身上的伤还未痊愈,就念念不忘找组织。找到几名党员,他们立即成立党支部。后来,即使回一趟老家,他也牵挂着曾经救过他的乡亲、曾经战斗过的那片土地。虽然因为负伤,他没有走完长征路,但是他点燃了一个小山村革命的火种;和平的日子里,他又把树苗引种过来,留下一片片柚子林。他不就是一粒种子吗?

仰望青杠坡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是苦,什么是共产党人的苦难与辉煌。何木林、宋加通,还有那些牺牲的烈士们,用他们艰辛的人生昭示我们:共产党就是为人民吃苦,和人民一起吃苦,吃常人吃不了的苦,就是要在苦难中奋斗,迎来中华民族**复兴的辉煌。

来源:**国防报

近日,巴西空军宣布从巴西阿苏尔航空公司订购2架二手A330飞机,改装为多用途运输加油机。根据协议,2架A330飞机今年下半年交付巴西空军,完成改装后,将于2024年投入使用。

空中力量存在短板

近年来,随着综合国力提升,巴西政府愈发重视武装力量建设。为提升空军整体作战能力,巴西国防部不断通过自主研发、国外引进等方式推动武器装备现代化建设。

2014年,巴西空军与瑞典萨**公司签订合同,宣布共同研制并生产36架JAS-39“鹰狮”战斗机,双方在巴西建立生产线,以实现该机的巴西本土化生产。2021年,巴西空军与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,双方承诺共同研发“先进无人驾驶飞机系统”。

在巴西空军现代化建设中,作战飞机数量和质量不断提升,空中保障力量却停滞不前。目前,巴西空军遂行空中运输任务的飞机以KC-390、C-130、C-105等中型运输机为主,遂行空中加油和大型运输任务的空中保障飞机处于空缺。

在此前较长一段时间里,巴西空军仅有1架KC-137加油机能够遂行空中加油任务。2012年,巴西空军曾招标引进大型空中加油机,但该项目**终因预算问题未能落地。2013年,KC-137加油机退役,此后巴西空军一直没有空中加油机可用。

发力提升保障能力

为补齐巴西空军空中保障力量短板,增强远程战略投送能力,巴西政府重新考虑引进大型飞机。2016年7月,巴西空军租赁一架波音767飞机,用于空中运输任务。2020年,受国际形势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该机的租赁费用大幅上升,租赁合同到期后并未再续。2021年1月,巴西总统**索纳罗表示,将重新考虑为空军引进大型运输机,并表达对A330飞机的兴趣。今年1月,在巴西空军发起收购2架二手A330飞机的招标中,巴西阿苏尔航空公司获得订单。

此次将2架A330飞机改装为多用途运输加油机,以改变巴西空军空中保障力量缺乏大型飞机的现状。2架多用途运输加油机交付使用后,巴西空军的远程投送和洲际运输能力将大幅提升,其作战范围也将因此扩大。

上一篇:战旗飘飘·英*连队的新时代风采丨寻找庞国兴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安庆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